高雄市長韓國瑜美國哈佛大學演講全文

  【本報訊】高雄市長韓國瑜美東時間11日下午到哈佛大學閉門式演講及座談,韓以「The Power of Down to Earth —They Talk the Talk, I Walk the Walk」發表英文演說,韓自我解嘲說「土包子進哈佛,作夢都想不到」,他也談到,自己不認為有「韓流」旋風,非常清楚能選上市長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個人,而是民心。

  會後,韓國瑜市長被問到在哈佛大學演講的收穫與感想,他說,演講後提問時間,聽眾格外關心兩岸問題,有好幾個問題相當尖銳,已超越一個市長的層次可以回答了,包括「兩岸之間情勢在改變,你要怎麼面對」,身為高雄市長其實很難回答這類問題。

 以下是韓國瑜市長演講中文稿全文:

  宋怡明主任、戈迪溫教授、女士們,先生們,今天我非常榮幸能在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這個世界上最受尊崇的中國研究機構之一,在諸位傑出學者和研究者的面前,分享我的一些經歷,談一談作為高雄市長,我的想法和我想做的事情。

  在台灣,有很多人稱我為“賣菜郎”。主要是因為我在參加市長選舉之前曾在台北市的農產運銷公司工作。媒體也經常用“接地氣”這個詞來形容我,更有些人因為我卑微的出身和我直接了當又不加修飾的說話方式而講我是一個「土包子」。 然而今天,這個台灣的光頭土包子居然能夠來到這個世界上最負盛名的哈佛大學的講台上、站在你們面前。這是幾個月前,許多人作夢都想不到的!

  今天我來到哈佛主要是因為在去年11月,我贏了一場選舉,沒有人認為我在台灣南部有任何可能獲勝的機會。也有人說我單槍匹馬地改變了台灣的政治景象、帶起了一種政治風潮,他們稱其為「韓流」。

  但是,我不認為有韓流,因為我非常清楚我選上市長的原因,其實不是因為我個人,而是民心。台灣人民,特別是高雄的人民,已經受夠了無能的政府,意識形態的操縱,受夠這些政客光說不練、只會空口說白話。

  我們成功勝選的背後原因並不是因為我是一個什麼了不起的人,而是因為台灣現任執政黨實在做得不好。政府讓人民失望,所以人民想要不一樣的選擇。事實上,台灣人民受夠的不僅是執政黨,而是厭倦了所有傳統的政治人物。特別是那些只會提出花哨口號和空洞承諾的政治人物。他們不知道,他們也不關心人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他們只說不做,但我,我付諸行動。

  我用行動走向各行各業的人們,特別是社會較弱勢的族群。我堅持每個月選擇在一個不同的基層地點過夜,以便近距離了解這些民眾的生活情況。我已經夜宿過孤兒院、漁會、計程車運將的家,未來也將在更多其他的基層地方過夜。

  我也實際走向世界,去了中國大陸、去了東南亞、現在還來到美國,未來希望走向世界其他地方。 這不是因為我想變成在81天內環遊世界的Mr. Fogg,而是因為高雄應該獲得更多的知名度和機會。高雄已被隔離且封閉太久。長期下來造成經濟衰退、人口減少。我們需要走向世界,推廣我們的城市和產品,吸引更多的人來高雄,並且落實我所希望的“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

  你們也許會疑惑為什麼我說話做是如此接地氣又不像典型的政治人物。事實上,我也曾經是民眾看不順眼的那種政治人物。我擔任議員和立委超過10年。直到有一天,我意識到自己並沒有做好一個政治人物的事實,所以我就決定不選了。然後,我從人人稱羨的民意代表變回一個基層民眾。從那以後,我就一直在基層、接地氣,現在即使是市長,也是如此。我知道人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 因為我曾經也是其中之一,對政府懷抱希望,期許掌權者可以為我們人民謀福祉。我深知人民的需求是簡單而且卑微的。人民希望享受和平與安全; 希望有一個能做實事的政府; 民眾想賺到錢; 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想擁有美好的生活。

  當我一開始落腳高雄的時候,我出任國民黨高雄市黨部的主委。我們沒有資金,加上民進黨已經統治高雄20多年,所以沒有人認為我會有任何機會勝選,因此非常難籌措競選資金。因此,當我宣布競選市長選舉時,我的口號是「一瓶礦泉水和一碗滷肉飯」。這是我在造勢會和集會上所能向支持者提供的 — 大多數時候,連滷肉飯也沒有,只有一瓶礦泉水!然而,這樣做的原因不僅是因為我們沒有什麼錢,也是因為我認為台灣選舉的方式應該要有所改變。我不要再成為人民不喜歡的那種政治人物。「一瓶礦泉水」完全違背了傳統的競選方式。有一句老話:「只要你有錢,你就不需要知道怎麼選舉。」所以當時很多人警告我,要勝選是不可能的,因為我什麼都沒有,我兩手空空,但也這樣讓我成為一個非典型的國民黨候選人,我跟民眾站在一起、聽他們的聲音、了解他們的需要。來到我的聚會或造勢會的人不是為了免費禮物或餐點,他們就是單純的來支持!

  而我如何回應他們的支持呢?我針對他們的擔憂和焦慮做出了回應,一個直言不諱的回應、一個只有土包子才會對著大家大聲喊出來:我們要賺大錢!

  你們可能聽過我的競選口號,「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和「經濟100分、政治0分”」。現在,台灣就是充斥著政治計算,特別是在兩岸政策方面的問題上,也因此台灣經濟空間受到壓縮,難以成長。我知道民眾的想法,這不是他們想要的!人民真正想要的是有

  更好的收入、優渥的生活、與中國大陸和平共處、並且雙方相互尊重。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經濟要100分,而政治必須是0分。

  同時,作為一個以貿易為主要導向的地區,我們最糟糕的噩夢就是被邊緣化。當世界各國積極推動自由貿易,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和參與區域經濟體時,台灣都被排除在外,這對我們的經濟發展來說是不行的。實現區域經濟體的複雜性和困難是和兩岸關係的狀況息息相關的。對台灣的任何政治領導人來說,最大的挑戰是維護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確保台灣不被排除在重要的國際活動之外。

  沒有人希望生活在不穩定和混亂之中。我們都非常清楚台灣唯一的軍事威脅來自北京。就像我一再說過,我們不用懷疑台灣人民追求民主的決心,但與此同時,我們也不用懷疑北京追求統一的決心。雖然加強我們的防禦能力很重要,但我們不能對北京擁有強大軍事力量的這一事實視而不見。我們要做的是努力與中國大陸和平共處,用智慧避免潛在的衝突。這是台灣人民所需要的。我們需要面對中國大陸崛起的事實,並且避免不必要的對抗。

  然而,在民進黨執政的這短短三年裡,國際社會開始再次擔心台灣海峽可能會爆發衝突。中國大陸的領導人再度提到武統,我們的總統蔡英文談的是台灣在國際援助到來前可以撐幾天,而我們的行政院院長更說要戰到街頭、山區,要民眾拿出掃帚出來和敵軍打架,但是,這些暴力和流血場面絕不是台灣人民所希望的!

  我認為「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才是高雄人民所希望的,而作為高雄市長,我想把高雄帶到世界,我認為92共識是切實可行的。我對92共識的看法當然是根據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為基礎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雖然有人說北京並不承認“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但我想指出,在國民黨執政的8年裡,對於國民黨的 92共識立場,北京沒有拒絕和我們互動交流。事實上,在這8年中,我們簽署了不少協議,參加了許多國際活動,而且更多的國家給予我們免簽的待遇。

  在我作為高雄市長的競選過程中,我強調經濟為主,但是在兩岸關係的基礎上,我主張就是九二共識,而人民並沒有排斥這樣的主張。我也公開對蔡總統和她的政府提出呼籲,如果他們不願意承認「九二共識」,就應該拿出一套新的主張和具體作為,以維護台灣海峽的和平與安全,確保台灣的經濟發展,能夠讓台灣人民繼續生活在自由民主之中。但到目前為止,他們什麼也沒有提出來。

  毫無疑問地,美國是中華民國最重要的朋友之一,在經濟、安全、軍事和政治各方面都一直是我們的盟友。我們之前有《共同防禦條約》,之後也有《台灣關係法》,提供台灣防衛的力量。不只如此,美國也是我們重要的貿易夥伴,多年來我們共同合作為台灣提供了一個和平安定的環境,使我們的經濟和民主政治得以發展實現。

  然而,我們不能也不應該拖累我們的美國盟友,不能因為我們無法妥善處理兩岸關係問題,而把我們的美國朋友拖下水。與我們的美國盟友友好親善是一回事,但將美國友誼視為理所當然卻是另一回事。我們必須承擔台灣在國際情勢和兩岸關係中應盡的責任,讓台灣人民能夠持續生活在民主和繁榮之中。

  總之,這次的勝選主要是因為高雄人民同意我振興經濟、追求安定的接地氣呼籲。事實上,若用我接地氣的說法來講,大多數台灣人民所想要的,就是「台灣安全、人民有錢」。因為是在哈佛,今天這裡肯定有不少基督徒朋友們,我想從聖經中摘讀一節經文做為今天的結語:「忘記背後,努力向前,向著標竿直跑。」

  我會一直腳踏實地,這就是所謂的接地氣。只有腳踏實地,我們才能持續前進。再次感謝您們的邀請,非常謝謝大家的聆聽。謝謝!

■指導單位:中華民國社區報刊發展協會 ■版權所有:中華社區報刊聯合新聞網
■免責及隱私權宣告 ■ 資訊安全政策宣告 ■最後更新日期:2017/08/07
今天
總數
14724
19624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