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天下雜誌專訪 請大家看我怎麼說

  我大概是全台灣綽號最多的政治人物,有人說我草包、有人叫我韓導;有人罵我土包子、有人笑我夢想家,我從來一笑置之,反正放牛班的孩子什麼難聽綽號沒聽過?我很清楚我自己就是一個普通人,今天我能站在這裡,純粹因為兩年半前,我開始想為台灣的普通人做一些看起來很普通,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過去主事者都做不好的普通事。感謝這篇專訪,讓我抒發一下身為普通人的感想,歡迎大家來圍觀,如果你也是普通人,也歡迎分享一下你對台灣未來的想像。

※天下雜誌專訪,歡迎大家看看我怎麼說

回應「草包」批評 韓國瑜:我放牛班畢業的 沒事兒

  高雄市長韓國瑜受訪表示願意接受徵召,若選上總統,還打算在高雄辦公。此話一出,輿論譁然。但對於人們質疑他「草包」,韓國瑜輕描淡寫:「我本來就是賣菜的,哪有什麼神奇!」他說自己就是個「有時候也會被老婆罵」的普通人,並強烈懷疑民進黨養網軍攻擊他。

韓國瑜說話的時候,身體往左、往右,又突然往前注視著記者。即使是拍照時,他也無法維...

※韓國瑜說話的時候,身體往左、往右,又突然往前注視著記者。即使是拍照時,他也無法維持同一個姿勢太久,站一站,突然就坐在地上盤起腿來,「這樣盤其實很難的,」他邊說邊示範。 圖片來源:王建棟攝

  在千呼萬喚聲中,高雄市長韓國瑜13日在《天下雜誌》的專訪中,終於鬆口表示,如果國民黨初選由他出線,他願意接受徵召,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

  為了安撫高雄民心,他還加碼,即使當選總統,他也會留在高雄,總統府不用搬,也不用遷都。為他才剛當選高雄市長,就要晉級選總統,解了套。

  他的政敵說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除了將高雄從綠地翻成藍天,還有他顛覆台灣政壇對政治人物的所有想像。

  不同於政治人物刻意塑造形象,他說自己是普通人,有個老婆,有時也會被老婆罵的普通人;他說自己失業17年,名啊、利啊都很空,市長能做多少是多少,時間一到,拍拍屁股就走人。

◎韓國瑜說話的時候,身體往左、往右,又突然往前注視著記者。即使是拍照時,他也無法維持同一個姿勢太久,站一站,突然就坐在地上盤起腿來,「這樣盤其實很難的,」他邊說邊示範。

  韓國瑜不只是筋骨柔軟,身段更是柔軟。他不僅常將「沒有圍牆、全面開放」掛在嘴邊,他的說話也毫無禁忌,記者問他「有人說你是草包,你怎麼回應?」他只說「我本來就是賣菜的,哪有什麼神奇?」每一句尖銳的批評,射到他的身上似乎全成了軟釘子。

  但談到他從市長選前到選後不斷遭受批評,他倒是變了臉,直指他強烈懷疑是總統蔡英文養的網路部隊,而攻擊別人、不理性的韓粉,都是大野狼、小癟三部隊滲透進去韓粉內所為。

  從高雄市長到有意問鼎總統大位,韓國瑜將這場選戰定位為「中華民國生死存亡之戰」,但進一步問他:是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共識下嗎?他不假思索回答,「這問題問我,不就是問,要不要孝順爸爸媽媽一樣嗎?」

  這就是韓國瑜的語言魅力。不管喜歡或不喜歡,他確實打破了台灣政壇的想像,也讓人民看到一種新的可能性正在發生。以下是他接受《天下雜誌》的專訪:

  問:這次看到你得到高雄89萬票,到現在韓粉強力支持你選總統,非韓不選,先請教你如何看「韓流」,你認為韓粉都是些什麼樣的人?

  答:我非常普通,他們叫ordinary person(普通人),非常非常普通,生活和食衣住行通通是一般般,有個老婆,有時候也會罵我。

韓國瑜自認只是普通人,能出線是因為,民心有期待。(王建棟攝)

 ※韓國瑜自認只是普通人,能出線是因為,民心有期待。(王建棟攝)

  這麼普通的人怎麼會有所謂的韓流,顯然有一點不可思議。

我是一個普通人,有時也會被老婆罵

  所謂「韓流」,我的解釋是民眾內心的吶喊,他們渴望改變現狀,渴望有所不一樣,而且對於民主政治的低效率,沒有辦法帶來美好的生活,已經疲憊了,無法忍受了,他們把它折射和反彈出來。

  在哪裡彰顯?在高雄市2018年的選舉彰顯出來了。因為這場選舉就像是小草對大象,結果竟然逆轉,所以他們會控制不住地把情感、希望和注意力投注在這裡,才形成韓流,有一天韓國瑜消失了,不管是肉體或工作,請問還有沒有韓流?還是會有,但民心的期待不一樣了。

  我覺得所有從事政治活動的工作者,都要很謹慎地思考,到底今天台灣人期待政黨、政治人物、政府能帶給他們什麼?從這裡去思考,韓流一點都不神奇,就是民心的期待。

  問:如何看韓粉?你認為韓粉是一群什麼樣的人?你也曾經講過有「假韓粉」,他們又是什麼人?

  答:我覺得有一群是熱情支持者,包括海外華僑、大陸台商,包括國內對我的支持,有時候在網路上發表他們看法,這佔很大一群。少部份呢,就像「假想敵中隊」,扮演大野狼、扮演小癟三。

  第一是大野狼直接攻擊我,我現在已經不是每月一黑,我現在晉級到每週一黑、每天一黑,現在到最頂級每一分鐘一黑,我判斷很快是一秒一黑,就是不停攻擊,這是「大野狼部隊」。

  第二是所謂的「小鱉三部隊」,滲透在溫暖支持韓國瑜的韓粉內,不停幫我們製造敵人,看到蔣萬安就開始攻擊他,看到趙少康、唐湘龍、李艷秋講什麼話,馬上開始攻擊他,一夜之間韓國瑜的敵人愈來愈多,而這些敵人曾經過去都是我的盟友,可是接到這些攻擊的言語暴跳如雷。

  民進黨議員對我的質疑,這群小癟三馬上攻擊,我要去殺你的兒子,我要去殺你的全家,結果是境外發送來,警察抓不到,這使得韓國瑜的形象受到傷害,變成支持韓國瑜的人都是非理性。我覺得這對廣大支持我的人來講,絕對不公平。

韓流代表期盼台灣好的民心,卻有少數網軍滲入

  支持我的人高達95%到99%,但是就有1%到5%的人假想敵中隊。其實這是非常物美價廉的攻擊武器,他只要滲進去就好,幫韓國瑜發聲,每一次發出的語言都是這麼激烈、不堪入耳,這麼暴力、血腥,自然我的敵人愈來愈多。

  從運作角度來看,他們是本小利大,但是從台灣民主政治和和諧社會角度來看,他們傷害太深。

  問:你認為大野狼部隊、小癟三部隊是哪裡來?

  答:我認為一般俗稱「1450」,就是所謂網軍部隊,我也認為他們布建到每個縣市、每個鄉鎮,統一由中央廚房下令之後,各縣市分送產品。他一定有所謂指揮中樞,而且有計劃地作戰,君不見賴清德的下場,已經快被這個打癱瘓掉了,這是系統性作戰。

  事實上,從政治角度來看,只有獲得權力,而且是血腥的權力,並沒有思考人民到底要什麼,到底台灣人民現在要什麼。

談到「韓流」、「韓粉」,韓國瑜懷疑,在大部份真心的支持者之中,滲透進小部份網軍部... ※談到「韓流」、「韓粉」,韓國瑜懷疑,在大部份真心的支持者之中,滲透進小部份網軍部隊,影響民主。(王建棟攝)

  今天蔡英文總統要連任,應該思考把三年的成績單拿出來攤在老百姓前面,如果靠一些外邊支持者的邪魔歪道,繼續獲得政權,還是一樣如此血腥、如此暴力、如此的邪門歪道,你到底為台灣帶來的是什麼?

  因此,我要呼籲,不管是支持蔡英文總統的網軍部隊,支持民進黨的網軍部隊,請用正面來表述,不要把台灣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破壞殆盡,用不正當手段、用惡劣手段獲得的政權,絕對不可能好好執政,絕對不可能。這是必然的。

  問:市長的意思是,所謂網軍部隊是民進黨養的?

  答:我強烈懷疑,民進黨是有計劃地養網軍。誰可以驗證我的講話?賴清德先生可以驗證,他呼籲網軍不要再攻擊他,就這麼簡單。

  我們要思考一個更高層次的問題,將來要怎麼走這條路,(網軍)讓社會急遽對立、衝突、分裂,最後國在山河破有什麼意義呢?我從選高雄市長,參選到結束,沒有攻擊任何一個人,沒有罵過任何一個人,從來沒有,然後我天天被罵,天天被黑,我們希望人世間還會有更高價值存在。

  問:很多人認為「韓粉」主要的族群是經濟弱勢者、軍公教及外省人?你覺得是什麼樣的族群支持你?

  答:支持我的人成份非常複雜,而且海外也非常多,非常非常多,他住在美國,我能給他什麼?什麼都不能給,他是一個理想和情感的投射,海外華僑認為台灣可以過得更好,台灣可以發展得更好。

  包括退休軍公教,以及跟我背景相同來自眷村,還有一些有理想的人,甚至有一些是家庭主婦,像我母親節打電話給很多媽媽,有的媽媽高興得不得了,這跟我的出生背景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們就是希望台灣能過得更好,台灣能發展得更好,這是我自己的判斷。

  問:現在你是高雄市長,理想中想把高雄建設成什麼樣的城市?有沒有理想的願景?

  答:高雄是一個沉睡者,好的資源沒有全部開發,好的優勢條件沒有被挖掘,高雄只有一個目標:全台首富,而且可以達到。

自經區、捷運網、蔬果觀光,高雄會是台灣首富

  因為高雄的腹地太大,潛力太大,自由經濟貿易區如果在高雄做出個「小新加坡」,關稅、人才、金融全部解除管制,就是所謂像經濟特區一樣,高雄就變了。

  如果南台灣有個國際大機場,高雄有完整的捷運網,甚至貫穿台南和屏東,就能帶動南台灣生活圈,有完整的工業、農業、服務業、製造業、重工業,整個南台灣衝起來。

韓國瑜指出高雄的潛力無窮,只是沒有廣為人知,所以他要帶頭衝。(王建棟攝)

 ※韓國瑜指出高雄的潛力無窮,只是沒有廣為人知,所以他要帶頭衝。(王建棟攝)

  就像美國帶動加拿大和墨西哥一樣,高雄會帶動南台灣,變成全台灣最有錢的地方,而且台灣未來的希望在高雄,我來高雄這段時間,深深感覺到未來台灣最大的潛力基地就是高雄。

  像現在我們沒錢,我腦筋一動,把日本人挖的軍事隧道找出來,一找就200條,這裡面就有很多可能的觀光價值。
像醫療觀光,五大醫院我一整合起來,第一團澳門人來高雄檢查身體,到長庚醫院嚇一跳,像飯店一樣舒服,可是過去他們都帶到泰國曼谷,一年帶一萬人去健康檢查。

  蔬菜水果一樣,我們到澳門發現澳門大概只有千分之十七,0.17%買台灣的水果。我說,這麼多娛樂場所需要鮮花,可以跟台灣買嗎?馬上下訂單,6600萬台幣。上週又有另外一家來,飯店一年要用的雞肉、豬肉、鵝肉等高達兩億美元,我說可以把訂單給我,他們說沒問題,這些點點滴滴佐證高雄有很多的潛力和優點,並沒有被外面人知道。

  再來,高雄後花園六龜旗津美濃,有這麼多寺廟教堂,天主教、宮廟,我們有很多風水寶地,包括候鳥型養老、電視電影拍攝場地、大的露營區、最大的動物園,這些都沒有開發出來,也就是說整個大高雄地區有太多的優點,外面人不知道。

  原住民區產的梅子、愛玉,掉在地上爛掉,原住民同胞愁眉苦臉,但這些如果一出去,可能就變成寶,他們會生產、不會銷售。市政府為什麼要帶頭衝?因為我知道他們的痛苦,從工業跟高科技、金融角度,產值只有一點點錢,但是從他一家一戶的農民來講,那是真的安身立命的老本。

  問:民眾覺得你是一個很會溝通的人,但對你的治國能力卻有些擔心?你如何回應大家的疑慮?

  答:柯P前兩天說,他當台北市長第一年,每天頭昏腦脹,台北市只有12區,高雄有38區,台北市除了木柵跟陽明山,基本上就是一個蛋黃區,我們高雄市蛋白比蛋黃還要大,城鄉差距這麼大,誰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對38個區瞭若指掌?這是不容易的,我們平心而論,我有27個局處首長、38個區長,重點是市長要做什麼?

把市長當小學生,無助於行銷高雄

  我先講行銷高雄,這4個月來,高雄市的知名度成長多少?滿街的外國觀光客及中國大陸同胞。他們為什麼來高雄?因為對這個城市好奇,這個城市吸引他們。

  前天我到台北坐計程車,女司機告訴我,過兩天要帶一對退休的馬來西亞夫妻去高雄玩8天8夜,女司機問他們,「都不用去別的地方嗎?」他們回答,「不,我們只玩高雄,就是要挺韓市長!」

  前兩天我接見世界各國100多位華僑,有的人一輩子沒來過高雄,這次為什麼來高雄?到底是城市行銷到全國知名重要,還是像這些議員問的,有幾個消防栓、有幾個區重要?今天議員問我,「市長,你知道這間廟拜哪個仙佛嗎?是觀世音菩薩,還是媽祖?」這些問題問出來,真的讓人啼笑皆非。

韓國瑜的語言魅力,不管人們喜歡或不喜歡,確實打破了台灣政壇的想像。(王建棟攝) ※韓國瑜的語言魅力,不管人們喜歡或不喜歡,確實打破了台灣政壇的想像。(王建棟攝)

  對這些反對黨議員來說,讓我出糗的樂趣,大於高雄市政建設成功的樂趣,那這樣對高雄有什麼幫助?你現在把我一個市長當小學生,開始出題,不管是雞兔同籠、九九乘法,這樣子搞,對高雄沒有幫助。更嚴重地說,你把市長形容成一個大老粗、土包子,高雄市形象起不來,對高雄市的國際宣傳有好處嗎?把我10分鐘的質詢裁減為42秒播出去,對高雄市有幫助嗎?還是對他個人作秀有幫助?一看就懂。

  高雄市現在幾個指標全部都是全台灣第一名,包括飯店住房率、觀光客人數、投資金額、賣出去的農漁水產品數量,這些難道不算成績嗎?

  問:對於外界對你的質疑,甚至直接批評你是「草包」,你如何回應?

  答:我本來就是賣菜的,哪有什麼神奇!兩年多前我還在賣菜,準備退休,垂垂老翁,根本就沒什麼。我每次跟我女兒韓冰說,「爸爸不見得能活幾年,」她就翻臉。

  我把紅塵俗世的名利看得很淡,因為我掉下來17年,17年前我急流勇退,剎那間離開台灣政壇,放棄這些光環,一來一回就17年,不容易找到第2個,大多數人退休7年之後,大概也不可能再起來了。

  過了17年,這些名啊利的或是認為我優秀,對我來說都很空,就是一件事,我做市長能做多少,時間一到,拍拍屁股走人。

  你到美國問一個計程車司機,他可能是阿富汗的婦產科醫師;問加拿大幫人倒茶的從哪來,可能是敘利亞的銀行家,因為他們國家處於戰爭中,人才只好流竄。台灣呢?台灣人才流失已經成為國安問題,我們能做多少算多少。

領導者要以身作則,選才必問有無前科

  你講人家虧我,我根本就看不起他,我已經被打了兩年半,從我在北農被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打到現在,沒有停止過,要是我在意,早就垮掉了。

  你看台大校長管中閔被打壓半年,眼睛視網膜剝離,壓力太大了,我不會,我放牛班畢業的,沒事兒,後面還要繼續被打、繼續被黑。

  問:你怎麼形容自己的領導管理風格?

  答:領導者只要做三件事,這個組織、這個國家就會成功。

  第一,你要樹立一個總目標,而這個目標產生共識。高雄現在的總目標是發大財,而我相信絕大多數高雄人都認同,大家都想發大財。

  第二,領導者一定要以身作則、不貪不取,如果你玩弄權力,或像匈奴一樣掠奪後就走人,大家看得一清二楚,所以領導者一定要以身作則。

  第三,找適當的人放在適當的位置、做適當的事,往總目標來衝。

把這三件事做好,天下的困難,通通可以迎刃而解。

  問:你現在也往這三個目標在走?

  答:我一直在走,雖然我跌跌撞撞的,我還是在走。不管再優秀的人,準備要任用前,我都很不好意思地問人家,「你有沒有前科、酒後開車,還是詐騙吸金案?」多尷尬!文化局長我都已經面談六個人,好不容易找到合適的人,我還得問他同樣的問題,他回答,「我都當過大學校長,你說我有沒有前科?」
 

■指導單位:中華民國社區報刊發展協會 ■版權所有:中華社區報刊聯合新聞網
■免責及隱私權宣告 ■ 資訊安全政策宣告 ■最後更新日期:2017/08/07
今天
總數
9235
18456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