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逼我這次把票投給國民黨

  自從有投票權以來,不曾投過泛藍陣營,沒想到在這次我投了國民黨。我來告訴執政黨為什麼,因為民進黨這次未經理性思考、粗暴的年改版本,已經強烈影響所有軍公教族群應有的權益,無論是在職或退休,也無論年輕或年老、高層或基層公務員都一樣受害。

  以這次執政黨批判公務員領太多而言,首先,公務員每月要繳的公保退撫金額是勞工的四五倍。依學者王儷玲計算,年改之前的制度依計算公務員公保退撫繳1塊約回收6.81塊,勞工勞保勞退繳1塊約回收23.53塊,因此原本勞工領的效益就已經約是公務員的三四倍,現在年改以後差距就更大了。

  執政黨只向社會透露公務員退休金絕對金額較多的數據,卻隱瞞軍公教每月繳交的金額是勞工的好幾倍的事實,這不是惡意鬥爭是什麼?效益差距這麼大,政府是將自己的員工當成敵人或是二等公民嗎?

  且公務員是透過高強度的考試競爭取得職位,要承擔比一般民眾嚴格許多的法律責任,一不小心可能剝奪退休金(勞工並不會),另外法律限制不得兼職,也沒有工會可以跟雇主協調或推動罷工,這樣一個與民間完全不同的條件與生態,卻被執政黨拿來跟社會最底層或剛出社會的待遇相比批鬥,可見民進黨毫無政策理性規劃能力,僅是為了選舉時有政績可以拿出喊喊口號,卻犧牲了全體公教人員的權益及國家長遠發展,這種無良雇主讓人著實寒心,也顯示民進黨對於執政黨應負起的社會責任缺乏體認。

  另外,這次民進黨的版本堅持採溯及既往方式,以我自己為例,當年我考上普考公務員選填志願時,志願裡有正式銓敘的公務員,也有國營事業員工,我選擇任正式公務員,我朋友當時選的是勞保局(國營事業),一樣考上普考,他一上任每個月的薪水就比我多一萬塊,以現在65才能退休來算,35年計算薪資幾乎少領約四、五百萬。因此退休金制度是犧牲了其他較高薪的機會,是延遲給付的薪資,是已付出成本。

  多年後政府卻說公務員退休金太多,一下子砍了三、四成,那我多年下來薪水少領的四、五百萬找誰討呢?這些民眾的權益完全沒考慮,也沒有考量是否溯及既往的成本差異,涉及層面這麼大的法案推動過程卻那麼草率,其實在民主社會是十分不可思議的。

  執政黨以為公務員都是泛藍選票,所以隨意批鬥羞辱不怕少票,但事實上新進年輕公務員透過考試進入公部門,依憑的是考試實力不是省籍或意識型態,考試錄取無法分藍綠,政府體系絕對不像早年那麼鐵板一塊,2016年總統大選,以我親身在直轄市服務的經驗,在公務體系裡批國民黨的聲音其實也十分大,且越年輕的公務員比例越明顯。

  所以我雖然是公務員,但是也是民進黨的選民,政府推動政策時,應該理性長遠思考,而不是操作鬥爭,因為每一推出的政策影響的是人民實質權益,這次民進黨的年改操作,讓我看到執政黨缺乏理性、恣意鬥爭、任意剝奪人民權益,毫無執政自覺的一面,也因此改變了我的投票意向。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次民進黨年金政策的態度與實施的版本,已經把大多數軍公教又重新打成團結一塊,一塊反民進黨的力量,而且這力量是新生的,不再是支持統一、支持國民黨或是中國人這些意識型態的集合,而是財產被剝削、未來被破壞,為反抗無良雇主民進黨而集結的群體。

■指導單位:中華民國社區報刊發展協會 ■版權所有:中華社區報刊聯合新聞網
■免責及隱私權宣告 ■ 資訊安全政策宣告 ■最後更新日期:2017/08/07
今天
總數
9912
13503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