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多區域常規戰爭可能性越來越大

  雖然有人認為,鑒於同歸於盡核武器的威懾,各大國走向核世界大戰的可能性小,但是,鑒於地球村資源有限,開發已達瓶頸,而世界人口繼續快速增長,人類總體物慾膨脹更快,因此,人類各文明、各大國為爭奪地球有限資源的競爭勢必更加激烈。加上主要大國領導層均沒有真正著力于重建人類慾望與資源間的平衡,真正致力於人與自然的良性迴圈的建設,因此,跡象顯示人類的前途,相當地不樂觀,多區域較大規模常規戰爭可能性越來越大!

一、敘利亞戰爭,是一場微型世界大戰

  打完越南之後,一晃過去了三十多年,中國再無對外戰爭。戰爭的硝煙,甚至已經從人們的記憶裡完全消散。甚至,人們的潛意識裡,對戰爭已經喪失了最基本的概念。因為我們和平的太久了。

  國雖大,好戰必亡,忘戰必危。和平,從來都不是歷史的常態,相反,它是一種很稀罕的奢侈品。衝突和戰爭,才是歷史的常態。如果我們認為,和平是天經地義的事,是稀鬆平常的事,那麼我們的子孫,他們的生存就會很危險。

  最近這幾年,世界上十分熱鬧,戰亂此起彼伏,一個整體和平的世界,正在漸行漸遠,一個即將被戰爭的洪流席捲的世界,正在向我們走來。戰爭離我們並不遙遠,那麼下一次世界大戰會爆發嗎?實際上,世界大戰已經開始了,它已經在敘利亞打響。發生在敘利亞的戰爭,已經由內戰,轉變為大國進行戰爭博弈的微型世界大戰。

  為什麼是敘利亞?勢如破竹的阿拉伯之春,為什麼在敘利亞停住了,並且會演變成一場微型世界大戰呢?

  敘利亞戰爭始于美國,正好比阿富汗戰爭始于蘇聯。這兩場戰爭,讓世界史上最近的兩個帝國由盛轉衰,由攻轉守。為什麼蘇聯的擴張會在阿富汗戛然而止呢,為什麼美國的民主革命的攻勢,會在敘利亞戛然而止呢。因為阿富汗和敘利亞,都處於大國勢力的交界帶,和文明的斷裂帶。

  當蘇聯擴張到阿富汗時,它擴張的觸角,碰到了中國的地緣邊界,碰到了美國的地緣邊界,碰到了印度的地緣邊界,也碰到了伊朗的地緣邊界。於是在巨大的擴張阻力面前,蘇聯鈍兵挫銳,弄了個灰頭土臉,國運也敗了個精光,偌大的帝國,沒多久便土崩瓦解。

  歷史再一次重演,當美國的民主革命,擴張到敘利亞時,美國的擴張觸角,碰到了俄羅斯,土耳其,庫爾德人,伊朗,以色列,以及站在伊朗背後的中國地緣利益的交界帶。同時,也碰到了基督教文明,伊斯蘭文明的斷裂帶,以及遜尼派和什葉派的宗派勢力斷裂帶。這樣的巨大阻力,讓美國民主革命的腳步停了下來,阿富汗戰爭讓蘇聯鈍兵挫銳,折戟沉沙。今天,敘利亞戰爭,帶給美國的,同樣也將會是一個折戟沉沙的悲劇下場和國運轉捩點。

  剛才我們說了,為什麼會在敘利亞。接下來,我們再說一說,為什麼會發生在現在?

  天下治亂週期,在中國歷史上,表現的尤為明顯,具有很強的規律性。全球化的世界,那麼治亂週期,會表現為一個全球現象。美國人統治地球,一直在向全世界人民宣揚一種福音書政治雞湯,說什麼民主政體可以自我糾錯,可以規避治亂週期,這都是胡說八道。

  因為治亂週期,和採用什麼體制,幾乎一點關係都沒有。它主要的和兩個因素相關性比較強。一個是社會財富出現嚴重的兼併。二是資源的擴張跟不上人口的擴張,為了生存,那麼這個民族要麼向外擴張,要麼向內坍塌。這都會導致社會秩序的大崩潰。當這兩個條件都同時發生時,社會秩序就會崩潰,天下就會大亂。伊斯蘭世界,剛好同時遇到了社會階級嚴重分化,和人口大擴張兩件事,敘利亞也是如此。

  全球性的財富嚴重兼併現象,在《21世紀的資本論》一書中,已經進行過論證和敘述。人口的擴張,主要表現為非洲、印度和中東地區。印度因為存在種姓制度這種精神統治法寶,印度人民,寧願餓死和自殺,都不想造反。所以印度不是一個由正常人類所建立的國家。非洲人,大部分還處於一種原生態的生存模式中,只要有食物,他們也不會造反。所以,美國製藥公司,一方面給非洲人民提供食物,另一方面,讓非洲人給他們試病毒和試藥。

  於是,人口的迅速增長,失業的年輕人太多,所導致的社會秩序崩潰問題,集中的體現在了中東地區。突尼斯,埃及,利比亞等國家,都是由於社會矛盾激化,被美國趁風點火,通過阿拉伯之春,輕輕鬆鬆就顛覆了他們的國家。

  美國的民主革命,先是通過顏色革命,顛覆了中亞和前蘇聯地區國家。然後又通過阿拉伯之春,顛覆了中東地區的大多數國家。革命形勢呈現了一派喜人的景象。按照既定的路線圖,顛覆敘利亞,然後拔掉伊朗這個釘子,再對俄羅斯進行圍堵,肢解俄羅斯,最終對中國形成合圍並顛覆中國,全球民主革命,這樣就能獲得最終的全面勝利。

  然而,這種浪漫又冒進的革命樂觀主義,挾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場戰爭的強弩之末,遇到了全球反霸權聯盟的揮戈一擊,幾方面的力量糾纏在一起,就在敘利亞形成了鏖戰和僵局態勢。隨著戰爭的進展,參戰的各方,以敘利亞為棋盤把戰局推到了更加錯綜複雜的地步,使得中東的局勢,變得更加的殘酷,長久和煎熬。

  下面,我們就來分析下,這場群雄逐鹿一般的大混戰裡,參戰各方到底都在唱著什麼戲。

二、中東這盤棋,諸多參與者的利益糾葛

  美國:美國在中東的核心利益,第一是控制石油貿易的貨幣結算權,這是美元霸權的根基。第二是控制世界巴爾幹地區,這是海權國家,控制歐亞大陸的根基。所謂世界巴爾幹地區,是西至地中海,東到印度洋,北到黑海和裡海,南到亞丁灣,這一大片連接歐亞大陸東西兩端的中間地帶。

  當年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控制了這一地區,所以就控制了東西方之間陸地上的商路交通線。逼迫西方人,不得不進行大航海,去開闢新航道。現在對於美國來說,它依然是這個邏輯。只要東西方的陸路通道一旦暢通,那麼海權國家就會被徹底拋棄。所以,控制世界巴爾幹地區,是美國以海權帝國,挾制整個歐亞大陸關鍵中的關鍵。

  為了捍衛這一核心利益,美國的中東戰略,上策是控制整個中東。按照既定的路線圖,一路強拆下去,輸出民主革命。中策是,如果輸出民主革命受阻,就會轉而尋求均勢策略和制衡。和伊朗簽署核協定,向俄羅斯發出和解信號,都是這一策略的表現。美國的下策是,完全退出中東,回歸孤立主義,不在管理世界,也不再關心世界,關起門來,過自己的小日子。
美國在敘利亞的策略,最優選項是推翻阿薩德政權,扶植親美傀儡政權。次優選項,如果敘利亞久攻不下,美國和俄羅斯做一次豪賭,西方拋棄烏克蘭,換俄羅斯拋棄敘利亞。最差的選項,是做攪屎棍,繼續扶植恐怖分子,把整個中東弄的越來越亂。

  俄羅斯:俄羅斯在中東的核心利益,是捍衛敘利亞親俄政權,保住自己的地緣政治地盤。如果失去了在敘利亞的軍事基地,那麼俄羅斯海軍,就會徹底退出地中海。唯一的一個戰略支點,也要失去了。所以,失去烏克蘭,俄羅斯會變成一個實質上的亞洲國家,失去敘利亞,俄羅斯會變成一個實質上的內陸國。

  在俄羅斯的國家安全觀裡面,戰略緩衝區,比什麼都重要。俄羅斯不能忍受周邊存在敵對國家。如果烏克蘭全面倒向西方,變成俄羅斯的敵對國家,那麼俄羅斯就無險可守,徹底失去了臥榻之側的緩衝地。

  現在的問題在於,俄羅斯有沒有力量,同時守住烏克蘭和敘利亞。俄羅斯的上策,是同時固守烏克蘭和敘利亞。俄羅斯的中策,是拿敘利亞交換烏克蘭。如果敘利亞和烏克蘭都守不住,那麼俄羅斯要麼打核戰爭,要麼整個國家陷入崩潰。

  中國:中國在中東的核心利益,最現實和最直接的,是石油貿易安全。因為中國是第一大石油消費國,如果中東一直戰亂,做生意肯定是要受影響的。中國在中東的中期核心利益,是武器換石油,中東國家出人,中國出武器,組成反美反霸權准軍事聯盟。中國在中東的遠期核心利益是,通過扶植伊朗,來控制整個中東,進而挺近歐洲,打通歐亞大陸的陸路貿易通道。

  中國的上策,是阿富汗,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形成一條什葉派之弧,在這個基礎之上,出錢給俄羅斯,出武器給伊朗,在敘利亞戰場上,形成反美同盟。徹底粉碎恐怖主義勢力,伊朗事實吞併伊拉克,向前推進和敘利亞連成一體,直面以色列,並把美國的勢力從中東徹底驅逐出去。

  中國的中策,是持久戰。把美國拖入持久戰的泥潭和深淵,因為美國沒有能力同時打贏兩場區域戰爭,只要中東這邊美國無法脫身,那麼中國的正面,東亞地區,東南亞地區,就不會爆發衝突,中國的家門口,就能保持安靜。

  真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下策是給伊朗核武器,美國敢給沙烏地核武器嗎?它顯然是不敢的。讓以色列和伊朗打核戰爭,以色列那點人口,不夠拼的。伊朗死600萬人,還剩7000多萬人口,以色列死600萬人,整個國家的人都要死光了。

  敘利亞:不幸淪為了大國角力的棋盤,敘利亞,它的核心利益,就是活著,順便祈禱俄羅斯別拋棄它。阿薩德政權,也已經名存實亡。除此之外,敘利亞人民,不能奢望更多的事。

  歐洲:對歐洲來說,如果美國由盛轉衰,由攻轉守,如果之前俄羅斯失去的戰略緩衝區,又失而復得,當俄羅斯再次目光投向君士坦丁堡時,當土耳其對給西方人當看門狗,已經喪失興趣時,當俄羅斯的野心投向地中海時,誰來保衛歐洲?
歐洲的核心利益是區域安全。如果失去中東,洞門大開的歐洲,同時面對俄羅斯和伊斯蘭的擴張,老朽的行將就木的歐洲,將面臨著一場惡夢。

  在這場惡夢即將到來之前,美國人一抹屁股跑了,那麼誰能保護歐洲?誰是歐洲的朋友,誰又是歐洲的敵人呢?讓歐洲人團結起來,自己保護自己,恐怕並不是很現實。因為歐洲,已經在不可避免的碎片化,一個破碎的歐洲,根本就無法具備自我保護的能力。

  面對即將到來的大風暴,一個老邁的,腐朽的,破碎的,迷茫的歐洲,恐怕還要迷茫的更久。

  伊朗:伊朗在中東的核心利益,首先是生存。這就要求伊朗,必須把反美把霸權鬥爭,進行到底。其次,伊朗在中東地區的第二核心利益,是圖強。作為少數派的什葉派,要想在群狼環視的遜尼派的仇視中活下來,那麼又必須得變得越來越強大才行。所以,伊朗必然的要尋求成為區域強國。

  要捍衛自己的核心利益,要想活下來,並且變成強國,那麼伊朗必然的就要在反美,反以色列,反遜尼派聯盟,反恐怖主義,這幾條路上,背靠著中俄,一路狂飆下去。

  土耳其:土耳其在中東的核心利益是,打擊庫爾德人分裂勢力。隨著敘利亞戰爭戰局的推演,土耳其的地位,變得越來越微妙。美國想讓土耳其出面,和俄羅斯對子,土耳其不幹。這麼以來,西方不再視土耳其為自己人。俄羅斯和土耳其歷史上是世仇,即便現在有什麼利益交易,那也都是暫時的,俄羅斯自然也不會視土耳其是自己人。

  伊朗為首的什葉派,沙特為首的遜尼派,也都不會視土耳其為自己人。整個伊斯蘭世界,都認為土耳其是西方的狗,是伊斯蘭世界裡的叛徒。土耳其為了自己的國家領土完整和國家安全而戰,所以它也要參戰,為自己打出來一點緩衝區。無論庫爾德人,伊朗人,還是ISIS,還是俄羅斯人,佔領了敘利亞,對於土耳其來說,都是嚴重的威脅。所以,土耳其也圖謀翻阿薩德政權,自己好能掌控得住敘利亞的部分領土。

  在敘利亞戰爭這場大混戰中,土耳其越來越失去自己的位置感和身份感。它比歐洲人還迷茫。為了能活得更好,土耳其只能避免自己做出頭鳥,在大國之間做投機交易。

  沙烏地:沙烏地在中東的核心利益是,控制石油輸出組織。第二核心利益是,要打擊伊朗。看到伊朗這個波斯人國家,在阿拉伯人的地盤上縱橫馳騁,沙烏地心裡像被刀割了一樣難受。俄羅斯和土耳其,有多麼的不共戴天,阿拉伯人和波斯人,在歷史上,就同樣有多麼的不共戴天,都是世仇。

  沙烏地有錢,武器也不差,和伊朗相比,沙烏地致命的短板是人口太少。所以沙烏地提出,讓人口比較多的遜尼派國家,埃及人,和巴基斯坦人,出來當炮灰打伊朗,它自己出錢。不過,巴基斯坦和埃及,都拒絕了沙烏地。這就難辦了,誰來充當打伊朗的炮灰呢,如果沒有炮灰站出來,那麼遜尼派聯盟,就沒有實質上的意義。

  隨著伊朗越來越強大,說不定沙烏地哪天憋不住,就會捋袖子自己上,自己當炮灰和伊朗打。那樣,整個敘利亞戰爭,就全面升級了。

  ISIS:本來和美國是盟友關係。連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都看出來了,ISIS全是西方的一個陰謀。ISIS和美國之間,是人民內部矛盾。美國是怎麼惹毛這群喪屍部隊的呢。原因有兩個,第一,美國推翻了在伊拉克屬於少數派的遜尼派政權,把伊拉克變成了一個什葉派政權的國家。這得罪了ISIS一次。

  在敘利亞內戰爆發後,美國拒絕支持敘利亞境內的遜尼派反政府武裝,這得罪了ISIS第二次。因為遜尼派在伊斯蘭社會裡,占90%左右的絕對多數,所以出於制衡的考量,美國不想讓遜尼派連成一片,並趨於一體化。於是,ISIS頓時覺得遜尼派被美國人背叛了,被欺負了,心裡好委屈,便提出了一個概念,說他們是全世界受苦受難的遜尼派穆斯林的保護人。

  如此一來,ISIS和沙烏地,形成了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遜尼派,出現了三杆大旗,一個是沙烏地,一個是土耳其,一個是ISIS。之所以徹底消滅ISIS如此之難,是因為這個組織,有著相當龐大的群眾基礎。那些絕望的人,他們不會聽沙烏地的,也不會聽土耳其的,他們會選擇效忠ISIS。因為,無論是沙烏地,還是土耳其,都沒有在為這些絕望的人戰鬥。

  ISIS有多瘋狂呢,它是歷史上,第一個同時得罪了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的恐怖主義武裝力量。ISIS在中東的核心利益是,見人就啃,見人就殺,以極端的原教旨主義力量,以恐怖的力量,重新在中東獲得地區主導權。

  庫爾德人:庫爾德人,在中東是僅次於阿拉伯人,波斯人,土耳其人的第四大民族。從人口規模上看,它是一隻不容小覷的力量。只要給他們槍,在中東這個人肉磨坊一般的戰場上,人多就意味著力量大。

  庫爾德人在中東的核心利益是,3000萬庫爾德人,要建立獨立的國家。而庫爾德人有將近一半,生活在土耳其。如果庫爾德人要獨立,那麼土耳其這個國家就得大分裂。所以,土耳其人,是庫爾德人的仇敵。

  在ISIS眼裡,庫爾德人,都是應該燒死的異端,而庫爾德人看ISIS,這群喪屍也太可怕了。所以,這兩夥人,基本上是勢同水火,不共戴天。美國先弄出來了個ISIS,發現ISIS變異,便又扶植庫爾德人打ISIS。

  扶植庫爾德人,這對於土耳其來說,簡直是要了老命。於是在土耳其看來,美國人背叛了自己。背叛自己在先,又想拿土耳其當炮灰,跟俄羅斯對幹。埃爾多安心裡自然是不願意的。這麼一猶疑,導致美國動了殺心,打算除掉埃爾多安,換一個更聽話的傀儡。

  在俄羅斯的通風報信下,埃爾多安躲過一劫。於是便公開與美國鬧彆扭,鬧分裂。一旦等中東開啟人肉磨坊模式,那麼爭取幾千萬庫爾德人的支持,會變得很重要。這也是土耳其最害怕的一幕。

  以色列:以色列在中東的核心利益,是守住猶太人的老巢。以前以色列面對阿拉伯人的聯合攻擊,表現的像個小霸王一樣,那是因為,那時候中東只有美國一手遮天,拉了偏架,所以以色列才會像大人打小孩那樣,欺負整個阿拉伯國家聯盟。
現在不一樣了,隨著中俄入局,美國一手遮天的中東局面結束了,在新的大國博弈中,以色列恐怕很難再像以前那樣優秀。在人肉磨坊模式下,以色列那點人口,根本經不住消耗。

  以色列曾經的武器優勢,在中俄的武器輸出面前,也會當然無存。如果中俄伊拿下敘利亞,再把伊拉克拿下來,在伊朗,伊拉克,敘利亞,建立完整的防空體系,那麼以色列就很難在輕易獲得制空權。沒有制空權,那麼就得被迫捲入人肉磨坊模式。那點人口,很快就會被打光。

  長遠看,以色列難逃亡國的命運。猶太人保不住他們的老巢,以後怕是又要繼續流浪了。以色列亡國之後,不再有猶太人所掌控的輿論和媒體繼續神話吹捧他們,猶太人這麼多年所做的壞事,就會被抖出來。在全球新一輪的反猶主義浪潮下,猶太人這個民族,等著他們的,也許會是一場惡夢。這樣的惡夢,它們已經做了幾千年了。

三、當美國不再負責世界秩序,重新洗牌的時候到了

  經過前面兩部分的分析,我們大致勾勒出了敘利亞戰爭,這場微型世界大戰的大線條,大框架,和大畫面。就像一部電影一樣,我們交代了故事,交代了人物,還需要交代它的大時代,大背景。

  這個大背景,就是美國輸出民主革命遭遇失敗,不得不轉向戰略收縮。就像動物世界一樣,老虎走了,老虎之前生活的地盤,就會被狗熊佔領。總之,大自然從不浪費,就像人類從不浪費權力那樣。

  只要美國轉入戰略撤退,那麼必然的,美國戰略退卻後,所留下的權力真空就得有新的權力佔據它。這一幕,跟中國歷史上,周天子式微,天下諸侯爭霸也是一樣的現象。

  在撤退之前,美國必然得進行善後安排,安排好了才能走。美國希望,它走了之後,自己本土,安全能得到保障,歐洲的安全能得到保障,以色列的安全能得到保障。

  美國本土的安全,這是沒問題的。顯然,無論是中國還是俄羅斯,都不會去進犯美國本土。如果中俄不會這麼做,那麼世界上其他國家,就更不值得美國顧慮了。那歐洲的安全,能得到保障嗎?未必。

  川普打算跟俄羅斯談判,進行的就是這樣一場豪賭。曾經,美蘇兩霸,在瓜分世界上,也達成過協定和默契。但是呢,史達林的手一直都不老實,總是偷偷摸摸的在歐洲和中東搞小動作。邱吉爾被史達林摸的肝膽俱裂,大聲疾呼抓色狼,發表了鐵幕言說,美國人過來英雄救美,這才引發了冷戰。

  這說明什麼,在機會和野心面前,俄羅斯人達成的默契和協定,也許根本就靠不住。今天,這一幕又重演了,川普想跟普京再達成新的協議,但是美國統治集團的建制派,是不同意的。因為他們根本不相信俄羅斯人。萬一美國人走了之後,普京像史達林那樣,到處摸人大腿怎麼辦?

  這種分歧,導致美國統治集團內部出現了嚴重的分裂。如果美俄真的達成了協議,但是由於缺乏制約普京的手段,普京無視協議,肆意擴張,那麼川普的幻想,就變成了鏡花水月。到了那一步,美國人估計會一口咬定川普是美國間諜。

  事實上,美國要和俄羅斯達成協議,而美國一旦撤出,同時又缺乏制約普京的有效手段,那麼,普京到處伸手,幾乎是肯定的。美國人真走了,拿什麼制約普京呢,的確沒什麼辦法。

  歐洲的安全得不到保障,那麼以色列呢?更難。那麼點鼻屎大的地方,既沒有資源,也缺乏戰備物資,如果大國之間,放開手打代理人戰爭,以色列肯定保不住。

  誰來保護以色列?所以川普是比較焦慮的。長遠看,伊朗對以色列的威脅是最大的。所以,川普要撕毀伊核協議,打算聯合一切力量,去攻打ISIS。其實就是擔心伊拉克落入伊朗之手。因為一旦伊朗控制了伊拉克,那麼以色列離被從地圖上抹掉,也不遠了。

  中美俄歐,聯手打擊共同的敵人恐怖主義,這是個幌子。只是桌面上給人看的冠冕堂皇的場面話。實際上,就是搶地盤,重新劃界。

  往後看,在中東這片土地上,國界線已經喪失了意義,繼伊拉克和敘利亞實質上亡國之後,越來越多的國家,都會被抹掉。國際法,即將名存實亡。進一步從中東到整個世界,都將變成一片叢林,秩序消亡,人肉磨坊才是正義。

  在這種慘澹的世界圖景面前,川普嗅出了危險,誰來保護美國,誰來保護歐洲,誰來保護以色列。面對這幾個問題,川普給出了答案,只有白人老爺爺才能保護美歐和以色列。於是他組成了軍政府,和白人老爺爺內閣。

  既然中俄不會威脅美國本土,那麼真正能夠危險美國本土的,是墨西哥非法移民,他們會用子宮和高生育率,把美國變成墨西哥的一部分。為了保護美國本土,川普提出要建牆,來隔離墨西哥人。

  為了保護歐洲,他打算和俄羅斯豪賭一把。賭普京不會像史達林那麼色膽包天到處瞎摸。如何保護以色列呢,所以他的矛頭直指伊朗。而伊朗的背後,站著的是中國。於是,川普又把矛頭對準中國,打算用東亞和東南亞的利益做籌碼,和中國談判。

  美國會保護日本、韓國、菲律賓他們嗎,自然是不會的。這些國家,對於美國來說都是外人。都是可以隨便犧牲的棋子,它們在美國戰略全域上的地位,級別和土耳其差不多。關鍵時候,要麼是棋子,要麼是獵犬。拋棄了,出賣了它們一點都不會有罪惡感。
力不從心的建制派,輸出民主革命,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在美國何去何從的時候,新羅馬天降偉人,床破帶著凱撒的光環降臨了。拉著一群白人老爺爺打算讓美國再次偉大。從歷史節點上看,新羅馬美國,的確到了要出現一個凱撒的時候了,不過從川普的謀略和格局看,他離凱撒,中間還差著一百個拿破崙,或者兩百個希特勒。

  這從另一個側面,也反映出,美國的衰落。在國家面臨重大轉捩點的時候,只能靠一群老爺爺出面來收拾場面。再看美國的戰略家呢,猶太人季辛吉都九十歲的人了,還在抛頭露面奔走斡旋。這都說明一個問題:美國沒人了。即便這群老爺爺,能頂住一局,甚至扳回一局,那下一局呢?

  按照美國戰略家們的構想,美國戰略收縮之後,未來的世界秩序,應該是一個大國共治格局。美國人所提出的,中美俄三分天下的大三角理論,認為可以保持基本和平,制定新雅爾達秩序和擬定新的邊界。

  但這只是一廂情願。因為現實的問題是,中美俄重新瓜分世界,用比較文明的說法,是共同治理世界,各占各的勢力範圍,那三個大國的勢力範圍,各自的邊界在哪裡呢?

  並且,這邊界由什麼來確立呢。靠協議真管用的話,那希特勒就不會進攻蘇聯了。可見,國際協定最終還是由力量來確立,而不是由談判桌上的外交約定來確立。力量靠什麼來體現呢,只能靠軍備競賽來體現,靠武裝衝突來體現。

四、衝突,再衝突,直到新的秩序建立為止

  美國退縮的邊界,通過我們上面的分析,美國其他的盟友和勢力範圍都可以出賣掉。它最終退縮的邊界,容忍度的底線,就是美國本土,歐洲和以色列。

  俄羅斯擴張的邊界,如果美國退出中東和東歐,那麼俄羅斯擴張的邊界,應該是要恢復到前蘇聯時期的勢力範圍。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美國和歐洲選擇了綏靖。俄羅斯加入敘利亞戰局,美國連在敘利亞劃個禁飛區都不敢。如果走到一步,俄羅斯吞併了整個烏克蘭呢?歐洲怎麼辦,如果俄羅斯越過烏克蘭繼續向西,歐洲又該怎麼辦?到了那天,歐洲人又要恐懼的睡不著了。

  中國擴張的邊界,東亞和東南亞,是歷史上中國的傳統勢力範圍,屬於家門口的地盤。有個問題是,如果中國在東南亞方向上的擴張,達到了澳大利亞,那麼美國怎麼應對?在西的方向,中國勢必要通過巴基斯坦和伊朗作為橋樑,來挺進歐洲,如果中國所扶植的伊朗,控制了中東,那麼美國又將如何應對?

  歐洲防禦的邊界,原本地中海防禦靠土耳其,現在美歐指望土耳其沖在前面和俄羅斯同歸於盡,這把土耳其嚇跑了。美歐的做法,很像是國民黨軍隊,一交火,軍官馬上喊,兄弟們,給我上,而不是說跟我上。炮火別人做,軍功自己落。這樣的做法,隊伍肯定會散的。無論是土耳其還是日本,讓他們作為主導者沖在前面和中俄拼命,他們都會叛變美國。除非美國衝在前面,這群小弟跟在後面做幫手,這隊伍才好維持下去。

  地中海方向的防線淪陷,東歐方向,如果俄羅斯拿回烏克蘭,這勢必會引發東歐諸國的嘩變,紛紛倒向俄羅斯。這樣以來,東歐方向的防禦緩衝區,也會喪失。在北歐方向,波羅的海三國,根本就形同虛設。

  中東各勢力的邊界,從最新的敘利亞戰況看,俄羅斯,土耳其和伊朗,三國趨於達成敘利亞和平協定。這樣以來,等於美國,沙烏地,ISIS,西方所支持的敘利亞叛軍,都被晾在了一邊。所以,三國防長會議剛開完,第二天,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就被恐怖分子刺殺。而且,恐怖分子,還被當場滅了口。

  刺殺俄羅斯大使的幕後黑手,嫌疑對象,拿手指頭都能數過來。因為站在俄羅斯,土耳其和伊朗對立面的,是敘利亞叛軍,是ISIS,是沙烏地,是美國,是以色列。黑手顯然跑不出這個範圍。

  對於土耳其來說,他的利益邊界,在於固守本土,打擊庫爾德人,避免被庫爾德人分裂土耳其。對於統一伊斯蘭世界,暫時看,土耳其似乎並沒有這樣的雄心。因為一旦他露出這樣的苗頭,幾個大國一起,攛掇下庫爾德人鬧分裂,埃蘇丹的小心臟就要崩潰了。

  伊朗未來擴張的邊界,應該是能控制伊拉克,並且控制敘利亞部分地區。能做到這樣,基本上就算控制了中東的心臟。
如果中東往這樣的態勢發展,往新的秩序,新的和平方向發展,我們覺得是好事,會樂見其成。但是有人看了,會十分難受的。他們自己不會出面,所以他們會繼續鼓搗恐怖分子來出面,繼續製造戰爭和死亡。

  誰來消滅ISIS,誰來消滅恐怖主義?全世界合力打擊恐怖主義,不過就是一句外交辭令。中東之所以會淪為人肉磨坊,是因為有一雙手在推磨。只要這雙推磨的手沒有停下來,中東永遠不可能出現和平。並且,戰爭只會越來越升級和擴大化。
這雙手是誰,想必不用說,大家都知道是誰。能推動這個大磨的,除了美國沒有其他國家。

  一寸山河一寸血,所有國家,所有民族的利益邊界,都是用鮮血劃出來的。在這個大爭之世,強權國家,可以在別的國家的國土上,開辦人肉磨坊。讓其他民族,為大國的利益去生去死。這個巨大的磨坊,不僅要在中東啟動,同時也將要在各個文明斷裂帶啟動,在被撕裂的地緣斷裂帶啟動。

  一步一步,走向更激烈的衝突和對抗,走向更大範圍的世界性大亂世。直到建立新的秩序為止,世界才能迎來真正的和平。

五、三戰的策源地:中東,東亞,東南亞,東歐,被撕裂的地緣斷裂帶

  俄羅斯大使遇刺,英國報紙宣稱,這是類似一戰的導火索,刺殺斐迪南大公一般的事件。暗示,有可能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美歐的軍艦和戰鬥機,距離敘利亞也不遠,如果敘利亞戰爭擴大化,恐怖主義被肅清,土耳其跟著俄羅斯跑了,沙烏地和以色列也不堪大用,那美歐能坐視看著俄羅斯主宰中東嗎?

  如果看不下去,會不會赤膊上陣,直接和俄羅斯開戰呢。從上次G20會議上普京跟歐巴馬的死亡凝視看,美國統治集團內部,傳統的看法認為,俄羅斯是不可以合作的,只能打壓。因為它意味著切實的地緣威脅和風險。

  先是擊落俄羅斯戰鬥機,再是刺殺俄羅斯大使。步步緊逼的戰爭測試,在測試俄羅斯的底線。儘管川普釋放出了一些對俄友好的信號,西方和俄羅斯擦槍走火的風險,並非不存在。

  美國的統治集團,現在比較分裂,有時候看,也像是在演雙簧,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就拿川普的美俄友好,聯手制衡中國來說,這聽上去,就像是一場雙簧,既迷惑中國,也迷惑俄羅斯。因為美俄兩國,既不存在共同的敵人,也不存在共同的利益,這根本就沒法做朋友。

  在國際關係上,要成為真正的好朋友,最好的辦法,就是擁有共同的敵人。就像當年反蘇聯,中美抱在一起一樣。也比如,因為要制衡印度,所以中國和巴基斯坦就成為了好朋友。中國不是俄羅斯的敵人,所以美俄在對華戰略上,不具備共同的敵人這種前提條件。同時,在涉華利益上,美俄也不具備共同的利益,甚至是相反的。

  其次,擁有共同的利益,也能做成好朋友,比如歐盟那些國家。之前打得一窩蜂,到後來還得抱成一團。既沒有共同的敵人,也沒有共同的利益。一邊喊著要跟人做朋友,一邊忙著在背後下毒手,這朋友怕是很難做得成。

  一戰和二戰的爆發,都是因為制衡體系的崩潰失效所導致。現在,美國為世界巴爾幹地區所設計的制衡體系,也已經崩潰失效。土耳其倒戈,沙特以色列根本不中用,誰來制衡俄羅斯,土耳其和伊朗三者瓜分中東呢。那只能上恐怖分子,如果恐怖分子也被繳清了呢。那就只能自己親自上陣了,要麼就徹底承認失敗。

  美國在中東承認失敗,代價是比較大的。一方面,會失去石油結算權,第二會失去對以色列的保護。以色列對於美國而言,那可是爸爸國。連自己的爸爸都保護不了,那得多麼失敗。輸掉了中東,意味著貨幣霸權沒了,爸爸也沒了。美國真的輸不起。

  所以,推動人肉磨坊的那雙手,為了抗拒失敗,必須得進一步把敘利亞戰爭擴大化。把中東弄的越來越亂。為了讓整個世界變得越來越動盪和混亂,美國還會同時在東亞和東南亞製造紛爭和動亂。進一步,把戰局從中東,波及到全世界。
敘利亞戰爭,俄羅斯為什麼要加入戰局呢,因為無論是北約東擴,還是顏色革命,還是烏克蘭內戰,敘利亞內戰,它們都是針對俄羅斯,發生在俄羅斯的家門口。所以它不打不行。就好比說,如果美國還在中國的家門口,東亞和東南亞挑起事端,危及到中國的國家安全和利益,中國也會加入戰局。

  再看東亞和東南亞這邊。現在大家關心的是,美國會不會真正與俄羅斯取得和解,調轉槍口針對中國,策劃類似敘利亞戰爭這樣的代理人戰爭。從之前釣魚島爭端,南海爭端,和韓國薩德事件看,美國對中國,只是在進行戰爭準備階段,還沒有升級到戰爭實施階段。

  中美之間的軍備競賽,已經不可避免的展開了。時間,站在中國這邊。攤牌的越晚,那麼對中國越有利。為了贏得更多的準備時間,為了避免在家門口發生戰爭,中國大可以中東方向再有所作為些。加大對伊朗的扶植力度,徹底控制伊拉克,這樣美國就不得不集中力量再跳進中東的泥潭和深淵。

  要知道,美國戰略退縮的前提是,能確保本土,歐洲和以色列的安全。如果退縮之前的善後工作,達不到預期目的,美國可能想退都退不了。

  出其所必趨,攻其所必救。中東是美國的心臟,攻擊中東,拖住美國,它自然也就沒有多餘的力量,在東亞和東南亞搗亂。同時,美國最怕的,就是中俄和伊斯蘭形成反霸權聯盟。只要這個反霸權聯盟存在,那麼美國的失敗,只是遲早的事。

  美國在中東和東歐,針對俄羅斯。在東亞和東南亞,針對中國。在這幾個方向上,區域衝突都有可能局勢失控,戰爭擴大化,演變成大國之間的總體戰。美國所謂的戰略退縮,並不是好心好意的把既有的地緣利益出讓給中俄。而是必須得有本事去拿,拿得它心服口服,它才會撒手。這樣,大家才能做到談判桌上面來。

  所以,在這之前,美國所有的行為,都會是搗亂,搗亂,再搗亂。所謂的大三角,中美俄共治世界,也只是個煙幕彈。所有的利益邊界,都是靠血與火畫出來的。大國之間的總體戰,是個很可怕的選項。但要在不發生總體戰的前提下來談判,要謀得更多的利益和地盤,最終談判桌上說了算的,還是力量,因為那些野蠻人,他們只相信力量。

  美國擴張,天下大亂,美國退縮,同樣天下大亂。這次亂世結束後,美國將徹底變成一個區域性國家。中國也將以自己的聰明勇敢和抱負,在未來的新世界秩序中,為自己謀取更偉大的地位。
 

■指導單位:中華民國社區報刊發展協會 ■版權所有:中華社區報刊聯合新聞網
■免責及隱私權宣告 ■ 資訊安全政策宣告 ■最後更新日期:2017/08/07
今天
總數
6208
19401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