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將面臨的農業難題

  這是一個40年沈重話題,一個中國大陸最優勢的產業衰落,13 億大陸的中國人飯碗端在美國農民的手裡,相信用不了幾年,中國先進到消滅農村、農業和農民,中國人思想解放不吃糧食。

   看到去年5月31日,《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和《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被提出審議研究報告指出:務農重本,國之大綱。大陸改革開放40年之際,從分田單幹到鄉村振興是中國“三農”得失的深刻反思和重大轉折。

  200年前英國經濟學家瓊斯評價中國農業時說:“它所具有的巨大生產力使之鶴立雞群”,然而最近的中美貿易戰暴露中國每人每年進口糧食200斤,還進口大量豬肉、棉花等巨額農產品,為中國的鄉村振興提供了數據依據。

  中國雄踞世界的農業為什麼在短短的40年裡衰落、凋敝、荒蕪的?

中國農業的難題

  改革開放40年,中國面臨的農村、農業和農民問題非常嚴峻,已經不是糧食產量的高低問題,而是結構性的根本改變:

  第一,農民絕後;80後、90後的年輕人已經沒有人願意種田,現在還務農的,都是老人和婦女。大家都往高科技或服務業裡鑽,再過10年,中國可能就沒有農民了,沒人會種田了。

  第二,大量農田荒廢;中國的農田是上千年農民開墾的,現在很多山區的土地已經撂荒,地堰坍塌,復耕困難。而靠近市、縣、鎮的大片良田被工業園區圈佔荒廢。中國土地紅線實際上已經不保。

  第三,農村荒廢;許多遠離城鎮的鄉村,年輕人進城打工,孩子進城讀書,已經沒有了年輕人,成了留守村,再過幾年,就是無人村。

  第四,農村打工者進城後,生活艱難,幾代人的積蓄都掏出來買房,大多數人淪為房奴和社會底層;而年輕人經商創業等經驗不足,被騙很多,不少人背上嚴重債務,難以翻身。城市化讓中國農民付出了太高的代價,甚至是幾代人的代價。

  第五,鄉村組織垮了,村幹部多成了村霸,人心渙散,要想組織起來做點事情非常困難;政府支持農業的資金大多到不了農民手裡,大部分項目投資都打了水漂。這不是錢能解決的問題。

  第六,農產品質量下降,高產量是化肥農藥催生,糧不香,菜無味,還有纛,化肥農藥嚴重超標,已經是不放心食品。

  第七,土地被板結毒化,已經種不出合格的糧食,不用化肥農藥,化肥農藥用的不多,也已經種不出糧食。七八成的土地已經是這樣。如果要種出合格的糧食,需要休耕五六年,每畝土地需要投入4萬元。這可能嗎?

  第八,生態環境被破壞;不只是城市和周邊的環境被破壞,山區的環境也已經被破壞。化肥農藥板結了土地,隨著水流侵蝕山地,很多小生物被毒死絕種,動物植物多樣性被破壞,泉水不能喝,農村怪病多發。

  這不是爭議是非功過的時候,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現實,也就是振興鄉村所需要解決的難題。

  我們現在擴大美國及世界農產品進口,意圖是為中國農業的恢復爭取時間,把13億人的飯碗能端在自己手裡。

斷糧十天,人就-死-光!

  美國正在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其中涉及芯片、糧食和石油。而世界最早的貿易戰記錄在2700年前一部叫《管子》的典籍裡。

  《管子•樞言》說:“得之必生失之必死者,何也?,唯無。......一日不食,比歲歉;三日不食,比歲饑;五日不食,比歲荒;七日不食,無國土;十日不食,無疇類,盡死矣”。得之必生,失之必死的,唯有糧食。......一天斷了糧,等於過歉年;三天斷了糧,等於過飢年;五天斷了糧,等於過荒年;七天斷了糧,國土就保不住;十天斷了糧,同類皆無,全部都將死掉"。

  因此,齊國宰相管仲就使出一些手段,讓一些國家為謀取暴利而放棄種糧,然後突然不再供應這些國家糧食,讓這些國家斷糧,災民為活命紛紛投奔齊國,這些國家也只好投降齊國。

  《管子》一書記錄了大量當時農林牧副漁的資料,其中《地員》一篇是專論土壤學和種植學的,證明當時的農業科技已經非常發達,不輸今天。還有《度地》一篇專論農田水利基本建設及防水以及治理水患,其方法和組織今天還在沿襲。
這是中國先進農業在2700年前的記錄。《管子》是人類第一部經濟學著作,但公知說絕不可能,農業社會的中國怎麼能產生經濟學。這等於證明他們也沒讀過西方經濟學,古典經濟學大師李嘉圖的經濟學就產生於《穀物法》,而“土地是財富之母,勞動是財富之父”,也是西方經濟學名句和信條。

  思想再解放,觀念再更新,人要吃飯,要種糧,飯碗要端在自己手裡,進口糧食為生,說不定人家給你斷糧,你就要死亡。斷糧比斷芯片要致命。

  因此,最後要問:中國還要不要農業?

資料來源/城鄉一體化研究中心
 

■指導單位:中華民國社區報刊發展協會 ■版權所有:中華社區報刊聯合新聞網
■免責及隱私權宣告 ■ 資訊安全政策宣告 ■最後更新日期:2017/08/07
今天
總數
13844
16725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