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薄位尊.識淺謀大.力微任重~禍哉!

〜 民主之危於台灣顯矣 

  做一個大學校長,傅斯年先生的風範與事蹟,至今傳頌未已;做一個中研院院長,胡適、吳大猷的風範與事蹟,至今令人懷念;擔任救亡圖存的朝廷要員,尹仲容、李國鼎、孫運璿的風範和事蹟,時日愈久尊崇愈隆;從擔任行政院長,到成為總統,蔣經國先生的風範與事蹟,連反對黨都少能著墨;做為台積電的董事長,張忠謀的風範與事蹟,亦可謂舉世皆知。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人沒有一位是經過民主洗禮所選出來的。

  如果好好注視這幾位民國以來不同領域的偉人,我們還真的可以從他們身上看出一些非常相似的特質,那就是「德皆厚」、「識皆精」、「力皆足」,並且「膽識過人」、「公忠體國」、「氣度宏遠」。

  就連現在經常被形同鞭屍的先總統蔣介石先生,又有誰可以否定他從北伐、剿匪、到抗戰時期的艱苦卓絕與歷史成就呢?其至要關鍵仍然在於「識夠精」、「力夠足」,並且「膽識過人」、「公忠體國」、「格局宏遠」。

  有一件事我至今記憶鮮明。民國八十年初,當時我已經調至國防部,擔任八十年國慶閱兵禮台搭建的總承辦人。有一天大約晚上九點,我去經典雷射唱片行選購CD,有一位東京帝國大學可以粗通中文的教授,在閒談最後很清楚的發表了他對台灣政局的觀點:「從我們日本人來看,現在郝柏村以次的內閣,應該是台灣未來發展最後的希望,如果連這個內閣都無法在振衰起弊上有所表現,日本自民黨的下場就會是台灣最後的下場。」

就看看李登輝以次的歷任總統吧!

  被稱為「台灣民主先生」的李登輝,無論你喜不喜歡他,他的確是這前後幾任總統當中,演最大、力最足、謀最精的一位,他先是騙過了精明的蔣經國總統,成為法定接班人,然後次第解除了俞國華、李煥、林洋港、郝柏村、宋楚瑜的官位,進一步有效瓦解了國民黨的傳統勢力,最後則因為無法逃脫貪污舞弊的醜聞而被迫交出黨權,自此便幾乎肆無忌憚的展露出日本皇民之後的嘴臉,坐領卸任元首豐厚禮遇,卻一天到晚推銷台獨乃至媚日叛國的言論。細究其本,實肇因於「德不配位」,也因此位愈高而禍愈烈,對台灣為患之大迄今難以估量。

  被稱為「台灣之子」的陳水扁,因為李登輝而榮登大位,最後卻因為家人和親信幾乎無法無天的貪瀆舞弊,被判刑入獄至今超過六年,卻緣於民進黨在崛起過程中,幾乎沒有人沒拿過他的錢,以致於至今猶能形同逍遙法外,繼續在政壇地下呼風喚雨。細究其本,除明顯「德不配位」之外,其識之偏,力之痞,恐亦無出其右是也!故爾同樣是位愈高而禍愈烈,對台灣之為患同樣難以估量。

  被稱為「台灣清廉先生」的馬英九,無論你喜不喜歡他,對於他始終與錢保持距離,不將手伸進司法,永遠戮力從公,以及幾乎不造口業…這些難能可貴的特質,至少我個人仍然衷心給予高度推崇。但是他在位八年,一個八八風災,只因為去理一個頭髮,就讓劉兆玄院長被迫辭職;因為吃一頓父親節的晚餐,就坐任薛香川秘書長含恨離去;因為連續幾天報載「霍媽媽事件」,就連面都不見,讓霍守業參謀總長黯然辭官。最離譜的是教育部長蔣遠寧,明明是三顧茅廬從中央大學請出來的部會首長,就因為報載論文造假,在蔣遠寧已經表明正式去函要求母校對此給予澄清之下,仍然得不到絲毫力挺,即使在宣布辭職之後不到四個小時,母校已經正式來電證明蔣的清白,也不見馬英九有任何挽留補救的誠意和作法,身為國家領導人,對於國之重臣尚且如此,更遑論其餘?

  回想2008年3月22日,因為陳水扁政權的嚴重貪瀆,特別凸顯了馬英九的清廉形象,在眾望所歸之下,他和蕭萬長搭配,以總得票數7658724,總得票率58.45%的高標成為中華民國行憲後的第十二任總統。2008年的立委選舉,也因為民進黨整體的嚴重貪瀆形象,在總席次113席的立委選舉當中,國民黨單一政黨就贏得70席,61.9%的過半席次,再加上國、親、新共推的當選人11席,馬英九執政初期在立院的席次是81席,總共達到71.7%的壓倒性多數。結果前後八年期間,卻因為他始終拿不出應有的魄力和擔當,而造成整體施政就因為王金平和柯建銘運用議事規則的政黨協商,而致使許多重大法案一再延宕,連馬政府最得意的兩岸政策,最後幾乎已經水到渠成的服貿協定,都因為始終卡關而胎死腹中,一個洪仲秋事件,以及莫名其妙的太陽花之亂,遂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兩根稻草,非但國防部長辭職下台,軍法系統也被連根刨除,導致國軍軍紀自此散亂,戰力大幅消減,連同馬以總統之尊公開王、柯關說,企圖逼王滾出政壇之舉,都因為舉措失當以及沒有擔當,不但導致在法界素孚眾望的黃世銘檢察總長,在馬任內以遭判刑、緩刑的屈辱解甲歸田,他自己也落魄到民調滿意度連10%都不到的窘羞地步,如今還因為關說案纏訟不休,並且多次被柯建銘在法庭與媒體前大聲咆哮,公開詆毀。細究其本,依然是「識不精」、「力不足」,而且明顯是以「力求保全一己之私」,而「戕害舉國之公」,綜論其治國之得,又何足道哉?

  最後就來談一談我根本不屑談她的「空心菜」吧!所謂「時勢造英雄」,在馬英九旋風式大勝的當下,因為幾乎形同被打趴的民進黨內,沒有人願意在這個時候出來承擔再造中興的責任,蔡英文得到了從沈潛逐漸抬頭的機會。慣用的所謂「台灣價值」和「台灣優先」,讓她找到了賴以壯大的堅實基礎,一以貫之的罵馬英九,加上馬的實質軟弱與抵抗乏力,使她在傳統綠營,以及逐漸對馬失去耐心與信心的群眾當中更加站穩地位。在不講求法理基礎與政府誠信率邇取消軍公教警消的年終慰問金,以及躁進推動所謂年金改革而大失民心之下,民調支持度不到百分之十的馬英九,壓垮了國民黨,當然也讓空心在乘勢崛起,在2016年的大選當中,以總得票數6,894,744,總得票率56.12%取得總統大位,民進黨並且在當屆立院選舉當中,一舉獲得68席,佔總席次113席的60.17%,因而取得執政的壓倒性優勢。

  和馬英九截然不同的是,原本就野性十足的民進黨,在取得國會絕對多數以後,包括《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修正案、《勞基法及相關細則》修正案、不當黨產條例、金額達到八千多億的前瞻預算案、完全違反法律不溯及既往以及信賴保護原則的年金改革方案…在內,竟然連法理面的嚴重爭議都沒有獲得合理解決就強行表決通過;一天到晚用國家財政困難來蓄意挑起年輕族群與退休軍公教警消之間的矛盾對立,卻在短短兩之內,在幾乎沒有相對保障的情況下,執意推動金額高達1000億的新南向政策;一個廢核四的決策,形同把之前和目前尚在進行司法程序前後總共花費將近8000億的預算,就這麼輕易丟棄;另外還有前瞻計畫8800億,國艦國造4700億,離岸風電二兆、金援海地42億;再加上蔡英文在現行體制之外,強自成立包括「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行政院體育運動發展委員會」、「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行政院長期照顧推動小組」、「總統府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行政院年金改革辦公室」、「打擊非法與未報告及不受規範漁業專案小組」、「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行政院文化會報」、「行政院青年諮詢委員會」在內的13個黑機關,員額總共大約300人,每年編列的預算就達到新台幣一億元的規模;日前又要花費超過新台幣七億元的預算,把核四燃料棒全數運回美國。

  在舉世絕大多數國家都在努力節能減碳的當頭,蔡政府就為了實踐廢核四的承諾,不但火力電廠加足馬力全開運作,還計畫增設深澳電廠,並且讓原本已經停機的核二機組重新啟動,而此一能源政策的運用規劃,卻在全台備轉容量已經面臨隨時可能大區域跳電的極大風險之下,繼續勇走鋼索,致令從前民進黨在野時期一向高舉包括綠能、減碳、環保、空污、廢核這些理想,頃刻全數拋諸腦後。

  不是公開說過「謙卑謙卑再謙卑」、「民進黨將是有史以來最會溝通的政黨」、「與中國大陸維持現況不變」、「勞工是她心中最軟的一塊,民進當將永遠與勞工站在一起」、「讓人民在寒冬走上街頭是執政者的恥辱」、「馬政府不是外交休兵,而是外交休克」、「勞工政策六大保障,新政府會逐步落實」、「如果要問她,她跟國民黨最大的不同在哪裡,她的答案是,她不會拿勞工朋友的權益,在選舉時開空頭支票作政治操作」、「要讓所有的勞工朋友尊嚴工作、安心生活」、以及「當對方沒聽見你的聲音時,記得一次比一次還大聲,如果到了第三次還聽不見,就可以拍桌子」…這些話嗎?

  結果有關年金改革所有的公聽會都是虛晃一招,還不停放任林萬億、段宜康這些人一再肆無忌憚的放話傷人;一例一休遭受那麼大的質疑和反彈,法案照樣強行通過;從她上任迄今,安管與架設拒馬的範圍愈來愈大;二年之內斷交友邦數達到四國之多;台灣大學拔管案鬧得沸沸揚揚,她卻躲在一邊輕聲輕語的說:「她支持教育部依法行政」………

  蔡英文不是政大法學院的教授嗎?留學英國牛津大學的結果,就是帶頭違反法律不溯及既往與信賴保護原則嗎?不是「謙卑謙卑再謙卑」嗎?怎麼到現在還是習慣性的把所有過錯全部推給兩蔣、國民黨和馬英九呢?明明政經表糟糕透頂,卻還能臉不紅、氣不喘、正經八百的唸一些數據,然後夸夸其言的吹噓現在是過去二十年來總體經濟的最佳表現。而當所有的拖詞都已經說盡的時候,她竟然還可以大言不諱、顧盼自雄的誇口:「民進黨是最古意的政黨。」

  之所以如此,細究其本,我覺得非僅是「德不配位」、「識淺謀大」、「力難負重」,蔡英文本人最大的問題,恐怕就是台灣現在最為普遍的問題所在:因為仇恨而導致理盲,因為理盲而造成失智,因為失智而衍生民粹氾濫。

  民主的精神的可貴在於「我雖然不同意你,卻必須對你所表達的意見給予最大的尊重」。在票票等值的情況之下,慣於操縱民意、主導議題的民進黨,總是可以在許多明顯的劣勢之中,用不惜撕裂族群、形成矛盾、製造仇恨的手段,一次一次的得逞。謝長廷製造假錄音帶,贏得選舉,卻不必負法律責任;陳菊在關鍵時刻的走路工事件,大大影響選舉結果,卻依然好官我自為之,坐擁南霸天至今盛勢不衰。謝長廷公開說過選輸就此退出政壇,卻至今依然無恥至極的坐在駐日代表的寶座上繼續呼風喚雨;賴清德在擔任台南市長期間,用不當的手段強迫執行鐵道東移;誇言治水之功,卻遇雨則淹;以及多次公開說他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卻帶頭到大陸進行城市與農產運銷……

  試問:那些歷來的選民們對於這些噁爛政客的嘴臉,真的都沒有一丁點原本所該有的印象和記憶嗎?而如果國家的大位和名器,都被這樣的人所竊取一空,這樣的民主不是非常可怕嗎?

  眼看四年一次的地方首長選舉就快到了,所有共同生長在這塊土地上的同胞們快快覺醒吧!因為:「德薄位尊,識淺謀大,力微任重」為禍太大呀!

  2018年8月1日16時33分寫於新店寒舍

■指導單位:中華民國社區報刊發展協會 ■版權所有:中華社區報刊聯合新聞網
■免責及隱私權宣告 ■ 資訊安全政策宣告 ■最後更新日期:2017/08/07
今天
總數
14744
1257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