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二字,最早出自這件國寶!

●寶雞市青銅器博物院

  在寶雞市青銅器博物院內,有一件與“後母戊大方鼎”齊名的青銅尊,銅尊的內壁底部有122個銘文,記錄了周王室的一位重臣,放言要“居住在天下的中央”的故事。銘文中,“中國”二字首次現身器物之上,這是我們每個華夏子孫引以為豪的祖國名稱在泱泱五千年曆史長河中的首次嶄露。

  就是這樣一尊稱之為“國寶重器”也絲毫不過分的文物,曾經竟淪落廢品站與破銅爛鐵為伍,飽嚐日月風霜的侵蝕,甚至幾乎回爐鑄銅。

具體怎麼回事,還要從1963年說起。

●何尊正面,西周早期/通高38.5cm,口徑29cm,重14.6kg寶雞青銅器博物院收藏(圖片由寶雞青銅器博物院提供)

  那年6月,寶雞縣賈村鎮賈村村民陳堆家老屋住不下,就租了隔壁陳乖善的兩間房子住,院子後面是個3米高的土崖。當年8月的一個雨後的上午,陳堆家的後院土崖坍塌了一塊,陳堆發現土崖上好像有亮光,於是就和妻子張桂蘭用手和小镢頭刨,結果在坍塌的土崖上刨出了一個怪模怪樣的青銅器,夫妻倆不懂文物鑑定,便暫時將其放在閣樓上裝糧食。

●何尊側面,西周早期,通高38.5cm,口徑29cm,重14.6kg寶雞青銅器博物院收藏(圖片由寶雞青銅器博物院提供)

 第二年,陳堆夫婦因故要去外地,臨走時將青銅器交給哥哥陳湖保管。1965年,因生活困難,陳湖將弟弟寄放的青銅器賣到了廢品收購站。廢品收購站的師傅也不懂文物,便將這個鐵疙瘩與其它廢銅爛鐵存放在一起,準備送冶煉廠。於是,這個沒被認出來的“國寶”險些要和廢銅爛鐵一起回爐熔化。

●何尊上的“饕餮紋”

  天佑中華,一個月之後,也即1965年9月,寶雞市博物館一位叫佟太放的干部在一個廢品站中看到了這件銅器,覺得有一定價值,向領導匯報後,博物館再以30元的價格將這件青銅器買走。經考古人員初步鑑定,認定這是一尊西周早期時的青銅酒器,高38.8厘米,口徑28.8厘米,重14.6公斤,其上的浮雕被稱作“饕餮(念作taotie)紋”。

●何尊上的“饕餮紋”

  時光荏苒,到了1975年,為紀念中日建交,國家文物局要在日本舉辦中國出土文物精品展,時任上海博物館館長、著名青銅器專家馬承源先生赴京組織籌備。經審核後,馬承源很快從全國各地調集了100件一級文物,其中就有寶雞出土的這件饕餮紋銅尊。

●何尊內壁底部銘文

  馬承源過去只聽說但沒有見過這件銅尊,見到實物後,反复看了好幾遍,心中一直納悶,這麼大的器物為什麼沒有銘文?隨即他用手在銅尊內壁、底部反复摩挲,忽然感覺底部某個地方似乎刻有文字。他大為振奮,隨即讓人送去除鏽。

●何尊銘文拓片,“宅茲中國”見左起第6行上4字

  經過清除泥土和鏽跡,果然在銅尊底部發現了長篇銘文。馬承源高興至極,馬上做了拓片,經研究,隸定出的銘文有122字。這122個字,揭開了3000年前的一段往事:

●“中國”

  周成王五年四月,一位叫“何”的周王室重臣,在剛建成的洛邑(周朝金文稱“成周”、“王城”)受到新居那裡的王的訓誥和賞賜。“何”用得到的賞賜,鑄成這件銅尊,記載這一重大殊榮。其中有一句“余其宅茲中國”,意思是“我要居住在天下的中央”。這是“中國”二字作為詞組首次在器物上出現。

●“中” “國”

  那時,銘文“國”,是一個持戈的士兵,昂首屹立。就像今天的共和國士兵在默默守護著和平。那時的中國,是一個小小的地名。今天的中國,是十幾億中華兒女共同的家!

  事後,馬承源將其命名為“何尊”。也因為這一重大發現,國家文物局取消了何尊赴日本展出的安排。

●馬承源(1928~2004)研究青銅器

  1998年,寶雞市青銅器博物館建成開館,馬承源應邀而來。在新落成的寶雞青銅器博物館參觀時,聽講解員介紹“何尊是鎮館之寶”時,他當即指出:“它應是鎮國之寶,不僅僅是你們的鎮館之寶。”

  為了確保文物的安全,2002年1月,國家文物局印發了《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規定全國有64件國寶此後永久不准出國展出,“何尊”便是其中之一。

●何尊,西周 / 藏於:寶雞青銅器博物院

  時至今日,“何尊”仍保存在寶雞市青銅器博物院內,供遊人觀賞。其價值連城,重若千鈞,舉世矚目,中國人應該銘記的一件國之重器!

■指導單位:中華民國社區報刊發展協會 ■版權所有:中華社區報刊聯合新聞網
■免責及隱私權宣告 ■ 資訊安全政策宣告 ■最後更新日期:2017/08/07
今天
總數
10499
31701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