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與火的時代細說古窯~東田鎮南坑古陶瓷文化

  近日,由南安市旅遊局與中國網•海絲泉州頻道聯合主辦、《泉州旅遊》雜誌支持的“一月走千年,探訪南安古建風華”大型採編活動正式啟動。在這一個月內,中國網•海絲泉州頻道採編團隊將遍訪南安市區以及各鄉鎮(街道)的“古民居”、“古橋”、“古海絲”、“古街”、“古陵”、“古寺”等古建,捕捉這裡既接地氣又具文化味兒的鮮活景觀、淳樸氣息,發現這裡的景美人美文化美。現推出第六期“古海絲”名片之二———南坑古窯。

  取得也許就在一瞬,過程卻絕不容易;零落可以一生,精緻卻成為永世。
  泥與火的時代裡,製陶人不解風情,掏上一團土,澆上清冽的水,卻在炙熱的火爐裡塑造出不同的藝術符號,這是一群素衣白布的故事。

南坑古窯位於南安市東田鎮南坑村一帶,面積約20萬平方米,堆積層厚達1至5米。

  天剛下過雨,一腳下去帶起滿鞋的泥巴,樂得村口的小孩掬起滿臉的笑,缺了牙的小嘴巴直朝著我們咧咧。
  南坑四周群山起伏,泉州的冬天向滿山的樹木展現了友好的一面,不太強烈的寒氣並沒有打亂滿山綠樹的生活節奏,帶來凋零萬物的寂靜,卻反倒激起大山的熱情,綠得可愛。在古窯址的山坡上,草木依然茂盛,往山間岔口裡一鑽,灌木、野草紛紛攀上褲管,邀請你留步。你不耐煩了,用手一扒,“呵”,竟然全是陶瓷片。趕緊找個空曠點的地方舉目四盼:都是陶瓷碎片,就這麼雜亂的、靜悄悄的、你擁著我我擁著你,連綿數里,承包了裸露的地表。

  震撼,剝奪了一切情感的震撼,這些宋元時期的“棄民”,如此觸目驚心的鋪滿了荒野,它們或許在過去的某一刻困頓,也或許在哪一次的山河傾覆下,喪失了本該精雕細琢的命運,從此埋沒進荒土,深深隱藏在綠草枯葉下,失去了姓名。直到1977,命途多舛的陶片在風雨流水里不斷出現,引起了我們的注意,這些時代的舊物霎時驚訝了整個民族,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這是一堆破碎的碗,泥胚和精緻的瓷碗混在一起,而在更遠處,它們的兄弟姊妹遍地都是。

  這些滿山遍野的殘骸成為了宋元時期南安陶瓷業輝煌的見證,在這座山,每一腳下去都是踩在厚重的歷史見證者的身上,使我們走的每一步都如此艱難。
  南坑窯址依山而建,出產青瓷、白瓷、青白瓷,且以青瓷和青白瓷為最多。主要產品有碗、碟、盞、洗、壺、瓶、杯、罐、盆、爐、器蓋和動物玩具等。胎骨裡呈灰色、白色、灰白色,質地堅硬細膩,釉色晶瑩潤澤,釉水均勻。裝飾技法有蓮瓣、菊瓣、草葉、纏枝、斜直線、篾紋和弦紋等,風格活潑奔放,線條剛勁流暢。釉色繁多是南坑窯的一大特點,除大量燒造篦點劃花青瓷(日本稱為“珠光瓷”)外,還仿燒龍泉、官窯等多種釉色青瓷。工藝水平已經非常成熟,採用龍窯式窯爐燒造,大量採用匣缽正燒法,另有匣體复疊法,疊燒法支圈复燒等方法。
  2003年省考古隊發掘整理出蘭溪寮仔山宋代窯址龍窯、南坑加冬井大宮後宋代古窯址、南坑坪壙古窯址三處。

  蘭溪寮仔山宋代窯址龍窯是此次發掘中規模最大的一個。前半部分(約10多米)因建有一個磚瓦場而被切斷,後半部發掘出了46米,窯底及遺跡保存較好。該古窯址都是燒青白瓷,主要品種有碗、盤、杯、爐、水注之類,器型、花紋規則,連窯具都很規則;尤其是水注製作工藝比較高,此次出土的就有一種很精美的水注——鳳首水注。

  宋元時期,意大利人馬可•波羅走訪中國,在東方第一大港——泉州長久駐足。這位在西方世界享譽已久的旅行家被眼前繁華的景象深深震撼,看著滿滿噹噹即將漂洋過海的精美瓷器,留下一句“瓷香瀰漫”的感嘆,響徹在當時的整個世界裡。

 南安產瓷歷史悠久,早在唐代便有人開始燒瓷,宋元兩代是南安瓷的鼎盛時期,南坑窯群是當時的主要產地,與東方第一大港相映輝煌。位於南坑加棠井村的古廟南川宮,祈奉南嶽帝君,始建於唐末五代時期,為泉州五嶽聖地之一。宋時,湖南燒瓷名匠南遷福建,帶來一尊“武安尊王”進宮供奉,並在此燒瓷開發,從此,武安尊王為窯主,而南嶽帝君成為燒瓷匠人的保護神。南川宮就這樣成為南坑窯群瓷工和船工朝拜的聖地。南川宮還配祀一尊仁遠王,系九日山下昭惠廟海神通遠王的佐神,是保佑瓷器安全航運的神祇。

宋元時期這裡是渡口,商船雲集,精美的瓷器從這裡運往世界各地。

  至今,藍溪畔上還保留著一個古碼頭遺址,我們一行驅車趕往。河水滔滔,笙旗蔽空的場景已經見不到了,只在一方香爐上看見“瓷頭行古地”五個大字。同行的黃印級老人說:“新中國成立初期,僅藍溪村還有300多只駁船;到了1960年,還有160多只。如今,河流改道,駁船也消失了。”可見藍溪船運,曾有悠久歷史和繁榮時期。
  渡口上一座進龍宮巍峨挺立,如同一位淡定從容的老人,在千年間將自己的牽絆和祝福化成魂牽夢縈,默默陪伴在每一位渡船人的心口。眼前的藍溪千舟待發,南坑瓷不斷地被運到碼頭,被裝上船,一條條、一艘艘......船來了、船走了,水波一路向東,載著商人的貨品,捎上家人的幸福安康,走向茫茫的遠方,每一位從這裡出發的渡船人都會在進龍宮上一炷香,恭恭敬敬地拜祀順正王公,祈求著這一路千里迢迢順風平安。滿載瓷器的船隻沿藍溪水進入西溪,再到泉州城,同番商進行貿易。許多外國人進了貨,與泉州市舶司官員一起,到九日山下延福寺通遠王祠行香,舉行隆重祈風儀式,將美好的願景上達上蒼,勒石記事,之後,載滿泉州城的絲織品和陶瓷返回番邦。
  遙遠的年代,藍溪的渡口就在這裡告別一沓沓紛忙的客人,送走了一船船家鄉的瓷器。而那以山為地,化土為被的南坑古窯卻始終守候在這條海絲通道的起點,在那個泥與火的年代,做著最純粹的手藝,哪怕古窯最後在時代更迭中黯淡,卻將最風情的藝術烙印在民族、世界的胸口,亙古永恆。

來源:中國網-海絲泉州頻道
 

■指導單位:中華民國社區報刊發展協會 ■版權所有:中華社區報刊聯合新聞網
■免責及隱私權宣告 ■ 資訊安全政策宣告 ■最後更新日期:2017/08/07
今天
總數
3313
13479776